<ins id="ghrpg"><video id="ghrpg"><optgroup id="ghrpg"></optgroup></video></ins>
    1. <ins id="ghrpg"></ins>
      <output id="ghrpg"><track id="ghrpg"></track></output>

      <ins id="ghrpg"><video id="ghrpg"><var id="ghrpg"></var></video></ins>

      【脫貧故事】一只生態雞,給一個傈僳村帶來的蝶變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楊漾 發布時間:2020-04-30 12:04:44

      傈僳族祖祖輩輩居住在大山,長期與外界隔絕。云南省煙草迪慶州局(公司)在開展扶貧工作的幾年時間里,尤其注重加強對村民們的思想引導,激勵他們不斷增強脫貧的內生動力。

          

      迪慶高原,一片離太陽很近的神奇土地。維西傈僳族自治縣攀天閣鄉美洛行政村,一個掩藏在大山深處的傈僳族村子,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伸手就可以扯下一朵無瑕的白云。傈僳族源于古老氐羌族系,信奉原始宗教,是脫貧攻堅直過民族之一。刀耕火種的原始社會生活,讓他們祖祖輩輩世世代代在貧困線上掙扎。“美洛”,這個好聽的名字背后,卻有著無法想象的貧瘠與落后。

      走進大山,是為了走出大山

      時光的腳步走到了2015年,一場空前絕后的脫貧攻堅戰在全國打響,在習近平總書記“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不能讓一個少數民族掉隊”的號召下,一群煙草人義無反顧走進了這個原始而古樸的寨子,在這個只有100余戶人家的那米村民小組,他們和傈僳老鄉們同吃同住,共同找尋脫貧致富的路徑。“那米雞”,一種當地獨有的瀕臨絕種的生態雞,為這個千年村寨帶來了日新月異的蝶變。

      那米雞

      “5年多前我們初到村里時,映入眼簾的是臟亂無序的生活環境,泥濘坎坷的土路,破破爛爛的土房,老鄉家里沒有一件象樣的家具,腳下沒有一塊水泥地,踩下去都會揚起灰塵,唯一的電器就是昏暗搖晃的電燈泡,滿眼望去都是辛酸景象。”云南省迪慶州煙草專賣局(公司)派駐攀天閣鄉扶貧工作隊隊長、掛職副鄉長楊迎暉說道。

      當時,這個近乎原始社會的小村落生產力水平非常低下,教育文化更是幾乎空白。大山上的耕地面積少,勞動力不足,很難引進特色項目,老鄉們基本上都是文盲或半文盲,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不足。楊迎暉和隊友們認為,在這里并不適合發展現代農業。

      那米雞

      怎樣因地制宜,走一條適合自身條件的脫貧道路呢?在挨家挨戶的實地調研尋訪中,一只雞的模樣漸漸映入他們腦海:這種雞長相奇特,體型較大,無論公雞還是母雞,最顯著的特征是頭頂鳳毛和長及腳趾的羽毛,猶如頭頂“皇冠”,腳穿“禮褲”,品相很是“高貴”。這種古老雞種適應冷涼和高寒氣候環境,生活在海拔2800—3000米左右的溫帶、寒溫帶原始森林,遺傳性特征顯著,低脂味鮮,肉質緊實,清水煮開就香味四溢,是典型的云南土雞品種。

      那米雞

      這只雞,讓楊迎暉和隊友們看到了脫貧致富的希望。“讓它走出大山!”——楊迎暉心里升騰起一種強烈的沖動!但如今這種古老雞種瀕臨絕種,只有屈指可數的零星幾只分散在周圍村寨中。楊迎暉和隊友們開始了艱難的“尋雞之路”,從2016年3月發現第一只雞,經過100多天的搶救性搜尋,隊員們一共找到了42只,到2016年10月共收集到147只,大家如獲至寶,興高采烈地賦予了它一個全新的名字——那米雞。

      “那米”為傈僳語,意為“火燒地”,是傈僳先民最常用的村落名稱,由于首先發現于美洛村那米村民小組,故因此命名。這種雞相傳是傈僳先民氐羌族從游獵生活轉向河谷農耕文明時期馴化的原生土雞品種,主要生長于橫斷山脈三江并流區域,也是目前維西縣境內傈僳族幾千年發展過程中最具代表的三個象征物(挎刀、挎包、那米雞)中唯一“活著的文化”。

      那米雞雞種遺傳研究。(解大欽 攝)

      擼起袖子,說干就干。迪慶煙草扶貧工作隊聘請了養雞專家余樹光對那米雞進行提純培養,又多方聯系云南農業大學的專家進行基因鑒定,明確了那米雞獨一無二的品種優勢,成立了那米雞養殖專業合作社,合作社由100戶百姓組成,工作隊負責運營,合作社根據訂單確定雞苗培育數量,老百姓認購雞苗回家放養,合作社統一銷售,逐漸形成了完善的養殖銷售鏈。2017年3月,合作社聘請經驗豐富的技術人員,開始建設孵化場,6月孵化場建成投入使用,7月第一批種雞孵化成功,12月種雞數量繁育達2000只,2018年5月,第一批雞苗250只開始發放到農戶放養,進行生態放養。為加強那米雞市場推廣和品牌提升,合作社還建設了冷藏室、屠宰室,擴大種雞繁育基地,為那米雞種雞提純孵壯、繁育、放養、屠宰冷藏、運輸銷售做好基礎工作。

      早晨的大山,太陽剛剛穿透云霧籠罩著森林,在清脆悅耳、此起彼伏的雞鳴聲中,楊迎暉和隊友們又進山了,這也是他們的日常工作。看到一只只肥碩的那米雞或歡騰跳躍、或悠然自得,嬉鬧、散步在高山松林和針闊葉混交山林,自由尋食昆蟲野草,盡情地飲用山泉露水,好一幅雞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山間景象,楊迎暉和隊友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美洛村豐富的森林植被和得天獨厚的氣候資源,為林下養殖那米雞提供了良好的自然生態環境。在傳統放養的方法上,扶貧工作隊還適當加以人工科學喂料為輔的林下養殖,嚴格限制化學藥品、激素、飼料添加劑的使用,確保那米雞肉質風味品質和健康生態。同時,林下養殖能夠實現土地和森林資源的綜合利用、立體開發。土雞糞便是優良的有機質,培植土壤變廢為寶,大大恢復植被,提高森林植被利用率,對改善土壤結構,涵養水肥,增強樹木的抗病能力有明顯實效。林下放養土雞,村民投入的硬件少,只需將自己的自留山用圍欄圍起來,建個簡易雞舍(100-200只容量)就可以。放養的那米雞主要靠采食林間昆蟲野草,飲山間泉水,輔以少量傳統五谷雜糧。那米雞大量撲食多種蟲體,降低蟲害的發生率,有利于林下除草和滅蟲,促進針葉林、闊葉林植被生長發育,有利于環境保護和人居健康,保護好一方的綠水青山,協調農林牧發展,促進了“美麗鄉村”建設。

      迪慶煙草公司在開展扶貧工作的這幾年里,尤其注重加強對村民們的思想引導,通過“扶志+扶智”激勵他們不斷增強脫貧的內生動力,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變“輸血式”脫貧為“造血式脫貧”。

      養殖土雞,村民投入的勞力和時間少,易于廣泛推廣和發展,且收入穩定。阿尼當村民小組的李光強,母親因為早年間摔斷了脊椎,常年臥床不起,失去一個勞動力,加上母親常年需要看病吃藥,讓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李光強的記憶中,已經很多年沒穿過一雙新鞋子了。楊迎輝常去李光強家走訪,經常跟他談心講政策,鼓勵他不要被困難壓垮,靠勞動來實現脫貧的意愿在李光強心底越來越強烈,而他倆也交成了鐵桿兄弟。李光強一家開始嘗試小規模(一、兩百只)飼養那米雞,然而由于方法不得當和缺乏品牌包裝,那米雞經常生病,單價低,收益并不可觀。后來,工作隊和技術人員不斷地教授科學放養的技巧技術,那米雞基本沒有了生病的情況。目前,第一批那米雞飼養者已經成為“農戶+合作社+品牌+市場”模式的真正受益者,基本都摘掉了窮帽。那米雞比起一般土雞,擁有更高品牌附加值,合作社每只雞150至180元的收購價,讓老百姓看到真脫貧、脫真貧的致富希望。     

      走出大山,山的那邊不是山

      2017年11月,一個好消息伴著高原的初雪傳到了大山:經云南省有關科研機構進行遺傳資源調查和種質特性研究,那米雞的遺傳特征顯著,符合申報國家級遺傳資源保護的條件,是亟待保護和發展的稀有地方土雞品種。

      那米雞養殖項目,依托迪慶州煙草公司在企業經營管理、物流配送、市場營銷上的優勢,著力打造品種獨有,自我孵化,自我育苗,林下放養,專銷一線城市固定消費群體,產品附加值高的品牌發展之路;采取種養一體化生態高效循環發展的模式,將成為美洛村生態循環畜禽養殖示范項目;由合作社育種育苗,村民放養,走品牌化發展道路,統一品牌銷售,推動98戶村民發展林下養殖,切實增加村民收入,帶領廣大農戶脫貧致富,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非常顯著。經營管理有指導,產品銷售有路子,村民收入有保障。如此一來,村民只管按合作社的規范化、科學化、標準化方法進行放養,市場銷售不用愁,解決了目前農村集體經濟沒有銷售終端保障的老大難問題,真正實現了以一方水土,帶動一方村民增收的目的。

      對于那米雞的市場前景,楊迎暉充滿樂觀,“隨著生態和健康意識越來越被消費者看重,消費群體對獨特的土雞品種及其林下放養肉雞的需求很強,我們的原生態無污染優質土雞養殖也隨之迎來了全面發展的黃金時期。”目前國內生態土雞養殖企業較少,盡管價格比規模化飼料籠養高,但依然供不應求,利潤空間大,消費市場潛力巨大。合作社走的是高端品牌之路,市場售價高于一般土雞兩倍,產品遠銷上海、南京等大城市,訂單應接不暇。

      2018年,迪慶州煙草專賣局(公司)、攀天閣鄉黨委政府以及那米雞合作社、那米雞飼養農戶前往江蘇南京,與銷售方進行實地談判,開展愛心助農活動,銷售方南京敏珠拉姆餐飲有限公司邀請江蘇省供銷社、江蘇省諸多餐飲企業負責人前來參會。迪慶州煙草公司、攀天閣鄉黨委政府以及那米雞合作社、那米雞飼養農戶介紹了那米雞的情況,并回答了江蘇媒體現場提出的疑問,那米雞的品牌知名度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合作社近幾年還通過開辦卷煙銷售店,讓扶貧點村民參與到卷煙經營活動中來,讓貧困戶逐漸改變自身的衛生習慣和觀念,進一步激發他們的脫貧動力。同時,通過開展金秋助學活動,對大專、本科生進行資助,扶貧點沒有再出現因學致貧的家庭。

      養在深山的那米雞,在煙草扶貧工作隊的帶領下,在傈僳老鄉們的精心養殖下,一批又一批走出了大山,走到了大城市的尋常百姓家。可是,山里的孩子們,卻從來不知道大山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模樣。

      “這里的傈僳族世代居住在大山里,孩子們最遠也就是到過縣城,根本沒機會見什么世面、開拓什么眼界。我們把他們帶到大城市,就是要讓他們看到經濟發展給祖國帶來的巨大變化,讓他們親身感受現代文明的沖擊,進一步樹立遠大理想,好好學習,通過知識改變命運,用學到的本領來報效家鄉。”迪慶州煙草專賣局(公司)局長、經理肖瑪說道。

      難忘那個夏天,在迪慶州煙草專賣局(公司)的精心組織下,蘭永祥、徐志紅、孫秀菊和駕駛員斯那帶領那米村民小組的孩子們前往大理、昆明等地開展夏令營活動。孩子們第一次見到洱海,非常興奮,第一次在洱海邊聽浪、第一次穿上了煙草公司為他們訂制的夏令營營服、第一次來到了他們心中向往的省會春城。孩子們參觀了云南民族大學,在這里就讀的幾名傈僳族大學生用地道的傈僳方言和孩子們親切交流,用自己的親身體會向孩子們講述讀書的重要性,激勵他們好好學習,爭取考出大山,來到大城市學習和生活。

      當這些傈僳族孩子駐足民大的圖書館、足球場,當他們看到那些哥哥姐姐豐富多彩的大學生活時,他們心里都升騰出一個共同的夢,那就是通過讀書,走出大山。迪慶煙草組織的這場“精神扶貧”讓孩子們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而他們也立志將這場“精神扶貧”深入持續地開展下去,讓更多的孩子看到外面的世界,點燃孩子心底的希望之光。正如孩子們在夏令營日記中寫的那樣:山的那邊不是山,而是更遠、更廣闊的的未來,我一定要好好學習,用知識改變自己的命運。


      責任編輯:和建蕓

      上一篇:最美“逆行者” 歡迎你回家

      下一篇: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夫妻性生生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