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ghrpg"><video id="ghrpg"><optgroup id="ghrpg"></optgroup></video></ins>
    1. <ins id="ghrpg"></ins>
      <output id="ghrpg"><track id="ghrpg"></track></output>

      <ins id="ghrpg"><video id="ghrpg"><var id="ghrpg"></var></video></ins>

      普達措國家公園的守護者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20-07-30 09:53:07

          在普達措國家公園景區,有這樣一群平凡人,他們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著普達措。守護普達措、守護家園是他們一生堅定的夢想。十年、二十年…這里依舊青山如黛,綠水潺潺,從青春年少到鬢鬢白發,普達措的呼喚讓他們無怨無悔。

          藏族大叔都杰:人不負山,青山定不負人

          位于普達措國家公園內的洛茸村寧靜而美麗,全村共有33戶179人。護林員都杰的家就在這里,土生土長的他從父親手中接過巡山護林的接力棒,一干就是24年。

          在兒時的記憶里,他曾經跟隨護林員爺爺騎行在大中甸的山林間。爺爺總會用馬載著年幼的都杰去巡山,一路上給他講各種動植物的趣聞軼事;都杰的父親經歷過迪慶州“木頭財政”時期,村民砍樹建房、賣木材、打獵,一年忙到頭也賺不了多少錢,卻眼睜睜著青山綠水毀于刀斧之間。作為護林員,父親時刻教導都杰要好好守護山林。

          1998年,國家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迪慶眾多林區放下了油鋸、斧頭,從“伐木人”變成“種樹人”,告別“木頭財政”后,迪慶實施了退耕還林、退牧還草、天然林保護等一批生態環境治理工程。就在這時,都杰義無反顧地擔任起了護林員的職責。

          長期砍伐森林的洛茸村村民習慣了向森林索取,始終有人心存僥幸,違法打獵、偷盜木材,都杰面臨的困難超乎想象。曾經一段時間,村民們將執拗的都杰孤立起來。面對村民的不理解,都杰沒有放棄,他巡山比以往更加認真,在山上遇到村民,都杰就拉著他們講政策,或是從自己為數不多的護林員報酬中買點鹽巴、茶葉到牛場里走訪,和村民們談心。

          通過多年的努力,都杰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保護森林成了村民們的行動自覺。沿著迪慶木頭財政時期的采伐小道,都杰都會詳細記錄下沿途遇見的動物。如今,采伐小道旁已郁郁蔥蔥。“由于砍伐森林和捕獵,良好的生態環境受到影響,森林里的野生動物數量也不斷減少。那時,麂子、獐子等動物幾乎被打沒了,但現在,村里經常有獐子、馬鹿等動物來覓食,村民們有時看到受傷的動物,還會主動救治并放歸山林。”都杰說。2005年,普達措國家公園建設完成后,洛茸村村民享受到了國家公園生態補償資金,村民們更是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著普達措的一草一木,人不負山,青山定不負人在這里得到了最生動的詮釋。

          彝族老人沈布哈:我是普達措的一只鷹

          梭龍貢管理站位于碧塔海保護區南線建塘鎮和洛吉鄉交界處,海拔3750米,是管理站中海拔最高的一個。梭龍貢藏在深山中,交通極其不便,在別人眼中極其艱苦的巡山工作在沈布哈眼里卻有另外一番景象。

          從碧塔海保護所出發,經過一個多小時車程就來到了梭龍貢管理站。在茫茫的林海間,一所簡易的木房子就是沈布哈日夜堅守的梭龍貢管理站。進入房內,除鍋碗瓢盆、水缸等生活必需品外,管理站內并無任何多余的物件。精神矍鑠的沈布哈已經在梭龍貢管理站待了十多年。他指著門前郁郁蔥蔥的原始森林告訴我們,以前他剛來的時候,這些樹只有指頭粗,如今,都長成兩個人的腰那么粗了。

          在洛吉鄉九龍村山中長大的沈布哈從小就對這片山林格外熟悉,他也格外珍愛這里的一草一木。在沈布哈的日歷中,一年365天只分雨雪天和晴天兩類天氣,遇到雨雪天,自己可以喘口氣調整一下,但遇到晴天,即便是大年三十也要蹲守在山上。

          沈布哈所在的梭龍貢管理站原先只有一個更為簡易的木屋,不通水電,唯一的手表罷工后,沈布哈就只能靠辨別太陽的方向過日子。啟明星升到天空,沈布哈就起床巡山,曾經遇到過狗熊、狼等動物,但沈布哈從不招惹它們,它們也不傷害沈布哈。

          “護林員要像老鷹蹲坐在樹梢,仔細觀看林區的風吹草動。”沈布哈說。除了日常巡護管護工作外,每年6至8月,沈布哈常常和最早一批上山采松茸的群眾一樣,凌晨3點起床,然后備上青稞炒面和臘肉開始一天的巡護,其中,松茸分布密集的區域和車輛聚集的區域是巡防重點,他平均每天要走30多公里的山路。

          守著大寶庫,沈布哈卻沒有時間去撿松茸,冬天,沈布哈卻最缺柴火,即使是大雪封路時,沈布哈也舍不得動一草一木。“柴火不夠!冬天的梭龍貢最難熬啦。”沈布哈說,“入冬前就要去拾些枯枝,細柴煙子不經燒,去年向上級反映,終于幫我從保護區外拉來些櫟柴。保護區內的林子要好好保護,可不能隨便砍柴。”

          隨著普達措國家公園試點建設工作的全面開展,梭龍貢站點得到了資金支持,裝上了太陽能照明系統,房屋也進行了重新翻修。夜幕降臨,繁星點點,飛禽走獸的叫聲回蕩在山林間,沈布哈說,這是最好聽的聲音。

          “我永遠不離開這片美麗的森林”

          1993年,碧塔海保護所成立。保護所共有4名護林員,彝族小伙沈加海就是其中之一。那時,隊員們兩兩分組駐扎在碧塔海海頭和海尾的巡護點,說是巡護點,其實是臨時搭建的兩頂帳篷而已,碧塔海邊常年大風,帳篷屢遭損毀。人少,林地面積大,護林員們只能騎著馬馱著物資巡山,他們勇擒盜獵分子,嚴查森林火險。很多大山里的少數民族生活里“寧少油米面,不少煙酒茶”。沈加海就是名副其實的“大煙槍”,成為護林員后,沈加海把煙戒了,一來是為了森林防火安全需要,二來是為了管護工作更加有力。

           2005年,普達措國家公園成立后,為加強公園管理,反補社區居民并提供就業機會,州旅游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屬的普達措旅業分公司成立,在公園就業的社區群眾占了公司總員工的32%。沈加海由于工作能力突出,從保護所調至公司,干的還是護林員。

          林區內,隨著生態環境質量的提高,野生動物也逐漸多了起來。群眾野生動物保護意識也越來越強,但仍有部分盜獵分子在林中下套捕獵野生動物。“我一天最多的一次就拆了6個‘扣子’。”所謂“扣子”,就是盜獵分子在林中設下的捕獵陷阱,聊起這個話題沈加海咬牙切齒:“有鎖脖頸的、鎖腳的,有些更是安放了老虎夾,人要是踩進去腳就廢了。”巡山護林工作除了依靠“硬手段”,沈加海還有自己的軟辦法。沈加海沒上過一天學,卻精通彝語、藏語、納西語、傈僳語四門少數民族語。“我要是不學這些語言拿什么去和村民溝通,做老百姓的工作不能假搞,不要端著,講他們聽得懂的,他們才把我當成兄弟。”閑暇時,沈加海不是到牧場去和牧民聊天,就是幫著哪家干農活,長此以往,他和村民們處成了兄弟。

          在沈加海眼中,碧塔海自然保護區格外迷人,他能區分出每一棵樹木的年齡,山中哪里出現了新的動物,沈加海都如數家珍,有時,他會和其他管護員一起從野外移栽幾株野牡丹在保護區內,如同美化自家花園一樣。“有了這片美麗的森林,我的人生無比充實。”沈加海說。

          

      責任編輯:楊云萍

      上一篇:塔城鎮開展警示及家風教育

      下一篇: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夫妻性生生活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