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n8jl7"><button id="n8jl7"></button></tt>

    1. <tt id="n8jl7"></tt>
      <label id="n8jl7"></label>

      <listing id="n8jl7"></listing>

    2. <meter id="n8jl7"></meter>

      感受魯迅筆下的草木馨香——讀《魯迅草木譜》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鐘芳 發布時間:2020-07-29 15:37:33

      “不必說碧綠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欄,高大的皂莢樹,紫紅的桑葚;也不必說鳴蟬在樹葉里長吟,肥胖的黃蜂伏在菜花上,輕捷的叫天子忽然從草間直竄上云霄里去了。單是周圍的短短的泥墻根一帶,就有無限趣味。”魯迅先生在《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里這樣記錄了他兒時的百草園,對其中的一草一本充滿了深情。《魯迅草木譜》是學者薛林榮最新創作的一部關于魯迅微觀研究的隨筆集。這部作品透過魯迅筆下涉及的花草樹木來剖析魯迅豐富的內心世界,力求呈現一個有血肉、有溫度、有人情的魯迅。

      全書分上下兩卷,40篇文章組成,以魯迅生平時間線編排內容,敘說不同時期魯迅與草木有關的文字和文化活動,重點對四季桂、石榴、桑樹、大葉楊、水野梔子、青竹、秋葵、楊柳、梧桐、烏桕樹、棠棣花……等花草樹木進行“素描”,給人們呈現出一個獨特的魯迅小傳。每篇文章都運用了豐富的文字材料,展現了魯迅對植物學的喜愛,勾勒了生活中鮮為人知的魯迅形象,是研究魯迅日常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有價值的史料。書中還配有大量生動的插圖,增添了本書的趣味性,可觀賞可揣摩亦可收藏。

      魯迅的一生和草木結下了不解之緣,他鐘情草木,研究草木,把草木當成自己生活中的一個精神寄托。少年魯迅便是一位小小園藝家。他從小喜讀《花鏡》《廣群芳譜》等許多有關花木的書籍,知曉花草的栽培方法,還學會將花草分類、定名。年輕時候,魯迅到南京水師學堂學習自然科學,他所寫《蒔花雜記》兩則,記錄自己種植的晚香玉和石蕊之外形、香味和實用價值等內容。“晚香玉本名土馝螺斯,出塞外,葉闊似吉祥草,花生穗間,每穗四五球,每球四五朵,色白,至夜尤香,形如喇叭,長寸余,瓣五六七不等,都中最盛。昔圣祖仁皇帝因其名俗,改賜今名。”1909年夏,從日本回國時,魯迅隨身攜帶了一株水野梔子,栽種在紹興老家的庭院中,后又贈給了他的表弟酈辛農。在杭州浙江兩級師范學堂任教時,魯迅經常帶學生到西湖邊的山上采集花草,制作植物標本,甚至打算編一部《西湖植物志》。

      中年的魯迅定居北京之后,換過好幾次住處,幾乎每到一處都會特別留意到那里的植物;只要在一個地方住的時間相對較長,就在那里種樹栽花。魯迅曾在寫給友人的信中談及這些新種的花木:“北京暖和起來了;我的院子里種了幾株丁香,活了;還有兩株榆葉梅,至今還未發芽,不知道他是否活著。”在廈門,魯迅持續觀察著住所門前的黃花。在廣州白云樓,他的書桌上放著一盆“水橫枝”。晚年的魯迅居住在上海,在大陸新村門外一塊四尺見方的空地上種有夾竹桃、石榴、桃花、紫荊等花木。

      魯迅對花草樹木的喜愛為其文藝創作提供了不少素材和靈感,其作品有不少關于花木的描寫。“上野的櫻花爛熳的時節,望去確也像緋紅的輕云”。魯迅在《藤野先生》中對櫻花這一經典的描寫,將櫻花深深印在人們的心里。《秋夜》這篇名作中,魯迅寫下了著名的句子:“在我的后園,可以看見墻外有兩株樹,一株是棗樹,還有一株也是棗樹。”小說《懷舊》的開篇是從一棵青桐寫起的:“吾家門外有青桐一株,高可三十尺,每歲實如繁星。”還有《風波》這篇僅有四千余字的短篇小說里,魯迅先后有六處寫到江南一種獨特的樹——烏桕樹……作者不僅廣泛研讀了魯迅作品及研究論集,梳理出魯迅作品中關于植物的線索,結合作品進行深入分析,而且將視野擴大到他的生平行跡,從細微處尋繹其一生和植物的關聯。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弄這些花草樹木,不僅“可以學得知識,同時也得到娛樂”,而且,“對于身體,也是很有益處的”,一舉而三得,何樂而不為呢!在寫《魯迅草木譜》時,作者薛林榮深深感悟到,魯迅非常敬畏生命,關注生命存在的價值,清醒地認識到自然與人的和諧關系。魯迅對花木的喜愛,實際上也是其高雅情懷的體現。


      責任編輯:和建蕓
      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最新资源影音先锋男人站,夫妻性生生活视频